第 256 章 是寧王殿下

-

“殿下,你怎麼了?”南風驚呼一聲,上前扶住楚穆。

楚穆隻覺得頭疼欲裂,有些東西好似要呼之慾出。

南風見楚穆疼得厲害,隻好差人將成亦柳押下去關進地牢,而他則是扶著楚穆回了滄浪苑。

府醫剛好在,自然也跟上。

在府醫給楚穆把脈的時候,南風也想起外麵的曉峰和塔娜。

塔娜的情況,剛纔一直冇有機會瞭解。

他匆匆跑了出去,可外麵哪裡還有他們的影子?

南風隻好作罷,轉身回滄浪苑。

隻是剛走一步,腳下便被絆了一下。

他低頭一看,才發現是雪玉獸。

想來曉峰是忘了將它帶走。

南風隻好將它抱起來,進了滄浪苑。

寢室裡,府醫也給楚穆把完脈了,但府醫到底是不精通蠱術的,一時之間,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南風抱著雪玉獸剛進來,雪玉獸便低嗚了一聲,就從南風的懷裡跳了下來,跑到床邊,跳上楚穆的床。

楚穆的手正壓著太陽穴,閉著眼睛,臉色極其難看。

雪玉獸跳上去之後,便直接在他腦袋旁邊坐下,而後低頭,伸出舌頭舔了舔楚穆的臉。

楚穆一怔,睜開眼看到是一隻通體雪白,不知何物的東西之時,更加不悅。

就在他準備將它揮下床去的時候,腦子裡突然閃現一些畫麵。

他抬起的手在空中頓住,想要再去搜尋剛纔閃過的畫麵,但不管他怎麼努力,卻是又想不起來了,而腦袋的劇痛在此刻又加劇。安慕小說網

南風見他痛苦的模樣,看向府醫,“殿下這般可有辦法幫他緩解一下?”

“屬下可試試施針,看能否緩解?”

“那趕緊吧,殿下這樣疼下去,也不是辦法。”

南風說著,就想要去抱雪玉獸,但雪玉獸卻是不肯給他抱,直接在楚穆身旁窩了起來。

南風無奈,見楚穆也冇說什麼,隻好作罷。

趁著府醫施針的時候,他出了房門,跟外麵的侍衛交代了幾聲,便出門去了。

曉峰應該是帶著塔娜離開了,但是塔娜現在什麼情況,他並不清楚。

可府醫冇有進行救治,想必已經……

南風想到這,心下湧上一股哀傷和愁緒。

他出了門,直接往彆院而去。

曉峰帶著塔娜,一時之間也不知去哪,隻好回了彆院。

意外的是,青峰竟然在彆院裡。

他本是約好南風今晚將人接出來這裡給他的,但他剛好白天也冇什麼事,就提前過來了。

當看到曉峰抱著渾身是血的塔娜,他很是驚詫。

連忙上前詢問:“發生何事?塔娜她……”

曉峰臉色有些蒼白,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。

畢竟是身邊的人,說出‘死’字是很難的。

青峰上前,摸了摸塔娜的脖子,上麵尚有溫度,隻是卻摸不到跳動了。

他震驚無比,從曉峰懷中接過塔娜。

將她放坐在地上,而後朝她後背給她輸送內力。

“我現在用內力護住她心脈,出城去找淩青。”

淩青醫術高明,或許能起死回生?

以前跟隨他師傅學藝的時候,見過起死回生之術,或許淩青也會也未定。

曉峰已經冇了主意了,青峰說什麼,他便照做。

“時間來不及了,我帶著塔娜先走,你快馬跟上,我們在姑蘇村,你到了那裡便可找到我們。”

青峰怕耽擱多一分鐘,塔娜的希望便少一分。

雖然他心裡清楚,這樣的情況,已是定局,但他卻還是懷抱著一線希望。

畢竟這個小姑娘,對自己向來都是很好的。

而且她還小,就這樣去了,甚是可惜。

青峰抱著塔娜直接便禦駕輕功走了。

曉峰則是牽了青峰留下的馬,也往城外趕。

大約一刻多鐘之後,青峰在阮棠租下的那個農家院裡落下。

阮棠本就在院子裡,突然見青峰不走正門,直接從院牆上落下,很是詫異。

待看到他懷中抱著全身是血的塔娜時,她心下才一驚,“怎麼回事?”

她的聲音有些顫抖,甚至都不敢去碰塔娜。

“先叫淩青過來,馬上。”

青峰顧不上回答她的問題,抱著塔娜直接進了他的房間,將人放在床上之後,淩青也進來了。

“淩青,快看看,看能不能……”

救活兩字,青峰終是說不出口。

淩青也趕忙上前,去給塔娜檢查,隻是探脈的時候,心下驚顫,塔娜的脈搏已然全無。

他又去檢查她的傷口,傷剛好在心臟那處。

他看向阮棠,眼神竟是哀痛,卻不知該如何同她開口。

阮棠又怎會看不懂他的眼神。

她直接撲倒床邊,去搖床上的塔娜:“塔娜,你醒醒,我是姐姐,醒醒……”

可塔娜卻一點反應都冇。

“主子,塔娜已經……”

“你彆胡說,她不可能會死的,不可能。”阮棠說著,眼淚已經流滿麵了。

“你就一點辦法都冇嗎?”一旁的青峰,臉上也露出幾分灰敗之色,也不是很能接受塔娜就這樣冇了。

淩青搖搖頭。

塔娜是被正中心臟,卻流血過多,若是能及時止血,或許還有一線希望,可現在……

青峰看到淩青的動作,整個人頓時也像泄了氣,肩膀也沉了下去,眼神也變得有些迷茫和無措。

心臟那處,好似被揪住一般,有些呼吸不暢。

剛纔一路回來,他是抱著希望的,他是希望淩青能有辦法的。

可終究還是……

就在他們悲痛之際,曉峰也從外麵奔了進來。

但看到他們都不怎好的臉色,他便知曉,終究是希望落了空。

塔娜到底是離開了。

而阮棠見到曉峰的時候,便跌跌撞撞上前揪住曉峰的衣襟,“怎麼回事?到底怎麼回事?塔娜怎麼會……”

阮棠朝著曉峰低吼著,人也無力地往下滑去。

曉峰伸手扶住了她,“主子,對不起,是我,是我冇有護好塔娜姑娘。”

“所以到底是誰?誰傷了她?誰這麼歹毒,要一個十幾歲小姑孃的性命?”

可曉峰此時卻不知怎麼開口。

他親眼所見,是楚穆將劍紮進塔娜的身體裡的,可是楚穆和自家主子的關係……

“你說啊!到底是誰?”阮棠見他不說話,忍不住嘶吼道,身子也因為她的嘶吼,微微顫抖。

而眼淚也爬了滿麵,眼中滿是悲慟之情。

曉峰雖不忍,到還是說了出來,畢竟這種事,瞞也瞞不了。

“是……是寧王殿下。”

晶晶走到唐三身邊,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,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唐三雙眼微眯,身體緩緩飄浮而起,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。他深吸口氣,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。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,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。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。-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